泰国跟团游价格联盟

普吉岛跟团游之十四: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最美人妖秀

虎哥世界 2019-04-14 04:36:28

阿良考大家:“人妖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大家异口同声。

“大家到时候摸一摸,看人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泰国有鸡鸭鹅,鹅就是人妖。”阿良卖个关子。

“那光摸胸也摸不出来!”有人回答。

“你还想摸哪儿?”

团餐所在地和人妖秀场紧挨着,吃完直接看表演,安排规划十分合理。大批旅游团云集于此,一拨又一拨,可见泰国旅游十分成熟。如此顺畅,宛如大型工厂流水线,要不怎么叫旅游工业呢?

晚餐是泰式火锅,类似于清汤或者三鲜火锅,蘸汁是辣椒和别的植物类调料一两种,总体清淡少油,看来吃泰式料理不容易发胖。

四到六人一桌,荤菜一盘,素菜主食不限量,吃饱为止,还算够意思。

大伙跑了一天,泼水节又下了海,开了快艇按了摩,这会都特别饿,吃的也是特别的香。胃口都是大开,还管什么荤的素的,都往胃里塞,劳动人民累了一天了。

荤的居然还有虾和海鲜,这东西在泰国不贵。倒是绿色蔬菜,有些听说进价还挺高。

团友们一口气吃光了荤素,又加了几次蔬菜和好几包方便面,扔锅里混煮,很快打捞一净。

团友们总体食欲都很强,搁在国内都是大胃王,有好几个饭量十分恐怖,所到之处风卷残云,执行三光政策。当然人家也有资本,吨位都比较大,看来喜欢旅游的标志就是能吃。

有好几回,菜都干光了,还继续拿菜汁再拌一碗米饭,号称是海鲜拌饭、石锅拌饭,吃的是有滋有味,后来还研发了冬阴功汤泡饭,比长征二万五千里走下来都能吃。

你想旅游是个辛苦活,没有好的身体怎么行?好的身体来自好胃口,车要跑得快,就得加饱油。

今天兄弟也饿了,连辣椒调料都消耗了两小碟。

吃算是基本饱了,演出时间也快到了,窗外霓虹闪烁,令人神往。


忽然,窗外一阵喧闹,街上人头攒动,中间有几个年轻女孩美艳绝伦,衣着十分暴露,犹如超模,那打扮,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人们轮番和美女合影,情绪高昂,如同粉丝围堵明星,只是这几位气质和明星有所不同。

不似明星,胜似明星,明星哪有这帮女孩漂亮,宛如挥着翅膀的维密天使,真是惊若天人,坠落凡间的天使。

一位游客隔着玻璃都快舔屏了,哈喇子和急促呼出的热气模糊了玻璃。

忽而,一阵香风吹过,美女们又不见了,只剩下空寂的街道。


“人妖、人妖,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妖。”

游客惊呼,我方才恍然大悟。

只隔一道窗户玻璃,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而又虚幻。

还等什么,看人妖表演去吧。

秀场紧挨餐厅,凭票进入,里面像超大型剧场,空间特别大,足以坐上千人,入场时被告知禁止拍照,否则没收设备加罚款。

诺大的剧场已经快坐满,都是游客,人妖表演的影响巨大,吸引着人们从四面八方不远万里汇集而来,为了同一个目的。人妖和其他一些边缘行业是泰国旅游的王牌,使泰国旅游经久不衰,甜头藏在每位游客的心中,甚至没有进行过任何宣传推广。

我们的票在剧场后排,距离舞台较远,凑活着看吧。

灯光熄灭,演出开始。

整场演出点亮了我的眼睛,堪称惊艳,美轮美奂,尽善尽美,华丽异常,深刻诠释了什么是唯美,使人如同坐在皇宫中欣赏皇家歌舞。

演出的主角就是刚才在街边出现的美女,那群人妖,我更愿意相信她们是女人。

或者美到极致,还管他是男是女,美的极限就是雌雄同体。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本文始终有个心结,对于这些特殊群体,到底是用女字旁的她,还是人字旁的他。

演出以多幕歌舞剧为主线,之间穿插着劲歌热舞,时装走秀,精彩绝伦,给人以完美的艺术感受和感官刺激。

无论是服装、道具、背景、音乐、舞蹈、灯光,还是演员本身都是极度完美,极尽奢华,场景极为宏大。

人妖的身材极致完美,体态修长,纤腰秀项,衣着华丽,宛如女神。由于过分美丽,使人不敢有低俗的分外之想。

真是神女生涯原是梦。

我心想这不就是一场人妖表演,至于这么奢华吗?泰国对美的追求过于苛刻。

多幕剧似乎讲述了一出古老的泰国传说,关于王子和公主的爱恨离合,情节较为复杂,以绚烂的泰国歌舞加以表现。其中还有来自古老中国的角色,让我们倍感亲切,看来中泰人民之间的交往由来已久,在很久以前中国爷们就已经深入到微笑的国度,写下了不朽传奇。

悠久的传说、灿烂的佛教、美丽的爱情、现代的灯光舞台背景混为一谈,时空穿越,眼花缭乱。

整场演出高端大气,可以也只能用高贵、高雅来形容,没有任何低俗的成分,使观众顶礼膜拜,深深折服。

这类旅游区演出我几乎没有看过,唯一看过的是一场延安保育院的故事,很感人,充满革命精神,但是没有这种香艳的成分以及那种高贵典雅之气。这种感染力更有冲击力,它是对人类本能的唤醒。

其他诸如华清池的长恨歌、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桂林印象我都没有看过,据说都是以人多取胜。

不过没有遗憾,因为我在今天这场人妖秀里看到了完美以及对完美的追求,完美可以达到的程度,足矣。

在人类可以达到的境界里,做到如此就是完美,高贵典雅,奢华至极,宛如国际时装周现场,演出人员专业程度、美艳程度绝不亚于维密超模,仿佛让我看到了盛唐的霓裳羽衣舞,敦煌壁画里的天国乐舞,那也不过如此吧。

只是我们的座位在后面,有点远,看的不太清楚,不然观看效果会更佳。团里的老太太也被深深吸引,偷偷拿出手机拍照。随即一道手电从远处射来,现场工作人员责令老太太停止拍照,删除照片。

人妖演出实际上就是泰国旅游的王牌,让人民近距离接触到泰国文化的灵魂。

世界上任何最美的风景,也比不上人本身,透过如此完美的人妖表演,我实际上已经有幸感受到神秘伟大的泰国文化魅力,这就是活着的风景线。

这种最美的文化体现在人的身上,而泰国国家的整体对外宣传名片就是微笑的国度,就是人的风景线。

这种微笑无所不在,充满真善美的力量,让全世界折服,也使泰国人民骄傲的活在这个全新的世纪里,更使很多疲倦的游客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找回了自己失落已久的心灵,从苦海中幡然猛醒,若有所悟。

每一幕剧之间穿插着精彩的走秀、劲舞,十分性感火辣,给人以无尽的视觉刺激。编排功力极深、用心良苦,可谓精心打造,投入巨大,绝非轻易为之。

演出精彩纷呈,与时俱进,满足了各类人群的胃口,博得了全世界的掌声,因此常演不衰,赚足了口碑和银子。

在全球化的舞台,物质精神产品都已经过剩,唯有用实力说话,才能让人们心服口服,还想再来。

像对待上帝一样对待游客,千万别忽悠游客,因为忽悠只能有一次。

演出结束了,掌声雷动,所有演职人员下场谢幕,和观众握手,大家久久不愿离去,依然沉浸在梦幻中,今宵如此欢乐。

“赶快出吧,跟人妖合影去!”一老太太提醒。

快快快!兄弟如梦初醒,摩拳擦掌,跟着大部队向外涌去。

在剧场门口,刚才的餐厅外,人妖已经来到街上,顿时光芒四射,香风吹雨,脂粉满地,似乎全世界的美女都被一网打尽。

她们盛装未卸,浓妆艳抹,穿着华丽的演出服,背着翅膀,插着羽毛,全部都是大长腿,穿着高高的高跟鞋,宛如电视上欧美嘉年华盛会上的舞者,恰似超模降临人间,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内严打,佳丽无处可藏,跑到了街上。

她们身材非常高挑,香艳绝伦,近在咫尺,也没办法看出来雌雄,她们做到了极致,性感到令人窒息。

胸之傲,腰之纤,腿之长,肤之白,火爆到极致,美艳到绝伦,超出所有想象。

由于具有爷们血统,穿着高得不能再高的高跟鞋,使人妖身材更为高挑,犹如踩着高跷的大型哺乳动物,极具杀伤力,绝对是妖孽。

人们说好莱坞是梦工厂,我觉得错了,泰国才是,把梦幻留给了人间。

光是这么完美的身材,集清瘦和丰满于一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很难训练出来,据说还得服用激素,节食品自然少不了。为了呈现最美的一切,人妖接受了魔鬼式的训练,据说人妖的寿命很短,她们短暂的青春定格为最美。如果说世界上最严格自律的人,我觉得就是人妖。

游客们争先恐后和人妖合影,又搂又抱,极为亲密,人妖落落大方,来者不拒,主动邀请,十分风骚。不少游客左拥右抱,双手忙不过来,总算找到了亲人。

一张张亲密合影永存人世,成为一生中最值得炫耀的回忆,同时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对家人组织有所交代,解释说都是人妖,不是女人,不要误会。

亦可在长夜孤寂之时,拿出手机端详,照片中的油腻大叔、平凡屌丝怀抱绝代佳人,为所欲为。


从任何一个角度都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一个男人的最高成就,你曾经拥有三宫六院和丰乳肥臀,穿行酒池肉林,哪怕只有片刻,人生至此,足矣。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把全盛的我都活过

请往前走 不必回头

在终点等你的人会是我

是你吗?挥着翅膀的天使。不是有这首歌吗?一部电影的主题曲,就这感觉。

最算你在世界上失败了一千次,这一刻你都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人士,照片里都你意气风发,风流潇洒,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看得出这不是女人,即使近在咫尺。

多希望你就是最后的人

但年轮和青春不忍相认

一盏灯一座城找一人

一路的颠沛流离

歌声凄绝,不忍再听。颓然走过,了此残生。凄风苦雨,黯然独行。浪迹都市,宿醉未醒。人在旅途,憔悴飘零。尘缘已尽,旧欢如梦。世界繁华,何去何从。

虎哥赋诗一首《短歌行》。

谁想在生命的一个街角,突然灯火阑珊,你仍是生命的主角,就算是昙花一现又有何妨。

谁说你人到中年已经定格,美好世界已经和今生绝缘,那些属于大款的专属你无缘品尝,你只能在狭小的指定区域故步自封画地为牢,那些所谓的女神让你望而却步,这一刻都是你的,此时此刻你就是国王,世界已经大同。

况且合影只要付出区区20泰铢,约等于5块多人民币。摸胸要加钱,也不多,人妖非常欢迎摸胸,这样可以挣更多的钱。

在陕西的一些古镇,和一头驴合影都不止5块钱。相比之下,和这些天使合影是什么感受?从今以后回去你还会花钱和驴合影吗?不花钱我都不会和驴合影,和驴合影象征着什么?有什么成就感?难道这一辈子我们就沦落到和驴吗?我们是怎样忍受驴身上的味道?驴毛摸着也不舒服呀,把你能扎死。而且驴脾气不好,尥蹶子能踢死你。脑子是不是叫驴踢了,说的就是这些人。想想我们曾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低俗到什么程度?是该反省的时候了,这个世界美丽的事物有很多,但是不包括驴。虽然我们或许和艳色绝缘,但是我们再怎么落寞也决不能和驴为伍。激活你的正能量,去寻找美的载体,赶快来泰国提高一下审美情趣吧。

“好美呀!”游客们欢呼。

“羞先人,这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中国白发大爷愤愤不平、跃跃欲试、有所顾虑的说。

“好看就是好看,不需要理由。”九零后对大爷说。

“狗湿滴,那饿也去摸摸,照个相。”大爷想通了,不甘落伍。

看来我也该上了,我一直在找一位人妖,她是刚才演出最耀眼的一颗明星,女王的扮演者,以完美的身材和御姐的气场点亮舞台,光芒经久不息。

她艳压群芳,鹤立鹅群。

我找到她了,正想和她合影,谁知另一位人妖拉住了我,也是分外妖娆,骨感异常,不可方物,艳色不在女王之下。

“帅哥,一起照相嘛。”

声音真粗,吓我一跳,声如洪钟,极富磁性,像一台低音炮发出的轰鸣,声音就像一个东北纯爷们。

准确的说比一般男人的声音更爷们,这就是人妖。


我意思说我想和那位女王合影,她说没关系,三个人一起照。

她把女王叫到我身边,我们的距离只有一毫米。

她珠光宝气,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香水味,熏得我都快岔气了,心跳极速加快,香死了,这难道就是香香公主吗?美人赠我蒙汗药呀。

她背上插着天使翅膀,鸟尾巴做的,头上也插着长长的锦鸡尾巴,身上到处挂着金属链子,浑身抖动,宛如流动作案的家禽。


女王身材极高,穿着高跟鞋,足有一米八五以上,我是不得垫两块砖才能完成亲密动作。

女王很温柔,轻轻的靠在我身上,把我的小爪子搭在她的小蛮腰上。腰肢纤细,分外爽滑,柔弱无骨,随风轻轻摆动。我突然感觉我是一位伟大的钢琴家,五个指头突然在杨柳细腰上找到了灵感,轻轻弹奏出一曲世界名曲,柔情似水,恰似致爱丽丝。

我真没想到我还有天赋,不知道是弹琴有天赋,还是对腰有天赋。


不过我还是有些紧张,宛如电影《甲方乙方》里,刘震云初次见到梦寐以求的阿依吐拉公主,紧张的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还以为是做梦呢。

“使劲摸,甭害羞,你花钱了,你就是上帝。”刚才那位白发大爷鼓励我,他已经尝过了葡萄。

“可以吗?”我还有点迟疑。

“当然可以。”女王含笑示意。

不由分说,另一个人妖一把抓起的手,使劲塞进了她的胸里。

“干嘛,干嘛?”我说。

“摸胸啊!”人妖说。

她的力气好大,我全无反抗之力,只能半推半就。

与此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也被放在了女王的胸上,一举同时登上了两座世界最高的山峰,海拔8848米,终年积雪。

我看见一座山,一座座山川相连,呀拉锁,那就是青藏高原。


我突然明白了,王石为什么放着霸道总裁都不当,一天到晚攀登世界高峰,这种感觉只有攀登过才能明白。我攀登的山峰绝对比珠峰更高,让我有些眩晕和缺氧,沉醉其中,凛乎其不可留也。

我的团友连续按下快门,完整拍下了我人生最牛逼的时刻。

只可惜,时间太短,摆了几个泡丝,拍了几张照片,就结束了。

我给了人妖20泰铢,又因为和俩人拍照加上摸胸,又多给了100泰铢相当于20人民币,值了。


“啥感觉?”白发老爷子又问我。

“没啥感觉。”我不知道怎么说。

“还是和女人的不一样吧,里面都是硅胶。”老爷子说。

“我摸不出来,我又不是硅胶专家,也不是摸胸专家,人皮包着,有温度,有弹性,感觉不出来,而且时间这么短。”我回答。

“说的也是,狗湿滴,下回饿要好好摸。”

“别给人家掐坏了。”我提醒他。

现场的人妖拼命的拉着客人照相,忙的不亦乐乎,有几位打扮得像公主,因为没拉上客人,一脸的委屈,楚楚动人,让人怜香惜玉。


忽而,活动结束了,人妖们纷纷离开,赶回剧场,下一场演出又要开始了。

街上瞬间空无一人,芳踪杳然,清冷异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宛如梦一场,空留一缕余香。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梦,何必太认真。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把全盛的我都活过。

足矣。

回忆当时,行文至此,已经连续用了好几个足矣,在我的其他文字中从未如此,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

今天所有活动都结束了,回宾馆的车上,团友热切的交流着一天的感受,分享和人妖合影的照片,意犹未尽,夜晚的普吉分外迷人,每一盏灯都是一个期待。

我端详着自己的双手,依然香气不散,心想今天晚上就不洗手了。这不仅是怕洗完手就不香了,更觉得这就意味着洗手不干了,那怎么行。


Copyright © 泰国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